• <td id="oo8qk"><bdo id="oo8qk"></bdo></td>
  • <u id="oo8qk"></u>
  • <dd id="oo8qk"></dd>
    聯系我們| 設為首頁| 加入收藏
    辦公OA 微信
    您當前的位置是在:首頁 > 清廉甌飛 > 反腐視窗
    爭強好勝的她輸掉了人生
    發表時間:2021-11-16 09:37:02    瀏覽量:740次    作者:    來源:

     爭強好勝、求勝心切、虛榮、愛面子……這是嘉善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馬佩蓮對自己的評價。

      有著38年工齡、35年黨齡,已退休8年的馬佩蓮,曾經在工作上爭強好勝,自以為做出了一番成績,逐漸在生活享樂、謀取私利上也“一路爭先”,甚至在退休后也不收斂不收手,最終輸掉了自己的人生。

      工作生活同爭先,理論學習卻松了

      憑著好勝之心,早年的馬佩蓮敢打敢拼,全身心投入工作,以優異成績贏得組織信任,從嘉善縣農業局一名基層干部一路提拔到了正縣級干部。

      但在此期間,當看到老板們燈紅酒綠、穿金戴銀時,她的心態開始失衡。

      “憑什么我就不能這樣享受?”爭強好勝的馬佩蓮不甘心,宗旨意識開始動搖,不再一心投入工作,而是追求起換大房子、好車子、新衣服,在追逐享樂上也“不甘示弱”。

      “馬書記,新年好!”1998年春節,嘉善某藥業公司、某機電公司負責人蔣某某找到馬佩蓮,送上了春節祝福,以及一個8000元的現金紅包。

      此后數年間,馬佩蓮利用自己的職務便利,為蔣某某在企業經營、土地出讓、承接業務等事項上提供幫助,而蔣某某的春節紅包也從未間斷,至案發前已累計達到20萬元。

      酒局飯局、禮品禮卡、唱歌旅游……馬佩蓮越來越醉心于跟老板們吃喝玩樂,把理論學習完全拋在一邊。翻閱她的理論學習中心組筆記,大部分都是記錄了開頭,卻沒有下文。而警示教育活動,也總是以工作忙為由請假。

      “三觀的偏離,宗旨意識的淡化,擦邊球意識的根深蒂固,無不與不注意政治理論與紀律知識學習有關?!瘪R佩蓮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。

      爭先實現“澳洲夢”,“親”“清”關系卻混了

      在工作中,馬佩蓮有不少接觸外商和出國考察的機會,本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本地經濟發展,但她被西方的生活方式影響,產生了“憑什么只有外國人能享受優越環境”的想法,并促使她決定要送兒子去澳大利亞。

      可是,內心的狂熱遇到了冰冷的現實:馬佩蓮一家的經濟能力根本無法負擔昂貴的留學費用,連兒子出國的保證金都是借錢湊起來的,以后怎么辦?

      在萬般憂慮中,一個長期受到馬佩蓮幫助的建筑公司老板陳某某提出,把錢放在他那里作“流動資金”,以收取高息的方式實現“錢生錢”。

      馬佩蓮欣然答應。于是,從2003年5月到2004年5月,第一筆25萬元“借款”為馬佩蓮帶來了10萬元的“收益”;2004年11月,馬佩蓮又“借款”給陳某某20萬元,約定年息10%,至2006年11月,不僅收到了利息,還以出資收息為名收受10萬元。

      此后,“借”給邵某某120萬元、約定年息18%;“借”給徐某180萬元、約定年息18%;“借”給陳某某123萬,約定年息24%……嘗到甜頭的馬佩蓮,陸續向多位無實際借款需求的老板出借資金,并為他們謀取利益,累計獲得利息100余萬元。

      隨著開支增加,馬佩蓮又打起了炒房的主意。2007年,馬佩蓮購買了一幢排屋,并由建筑公司老板陳某某繳納了108.5萬元房款,自己僅需償還銀行貸款,便實現了“別墅夢”;2010年2月,馬佩蓮在開發商馮某某處預定一套房源并支付50萬元意向金,后于2011年5月提出退房,竟收到68萬元退房款,以此方式收受人民幣18萬元。

      “親”“清”政商關系在馬佩蓮這里已蕩然無存,只剩下無盡的貪欲和泛濫的權錢交易。

      爭先謀求高薪,紀律約束更弱了

      2012年換屆,馬佩蓮轉崗至縣人大常委會任副主任,同年又被任命為正縣級干部。馬佩蓮沒有理解組織的肯定與重視,反而認為自己價值沒有體現。特別是看到曾經的下屬們也陸續提拔,與自己成為同事時,爭強好勝之心再一次作祟,“求認可、求平衡、求價值、求回報”的心態越來越強烈。

      如何體現價值、獲取回報?馬佩蓮想起了曾經幫助過的嘉善某村鎮銀行。

      在虛榮心和貪欲的唆使下,2013年2月,貪圖高薪的馬佩蓮提前5年退休,違反“三年二不準”規定,以打“擦邊球”的方式到該銀行擔任副董事長、黨委書記。至2014年12月,銀行以年薪、交通補貼、公積金等名義發放給馬佩蓮共計人民幣144萬余元,馬佩蓮實得119萬元。

     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,違規兼職行為于2015年被省委巡視組發現。雖然辭去了銀行職務,可馬佩蓮不甘心,竟然多次要求銀行繼續發放“薪酬”,保持其原待遇,甚至從2015年1月至2018年6月,以掛名“督導員”、交通補貼、報銷發票等方式,從銀行實際取得人民幣56萬余元。

      “不要官職要金錢”,馬佩蓮懺悔書中的這句話,道出了她貪婪的本質。

      爭先“服務”企業,貪財欲望更強了

      離職后的馬佩蓮,并沒有真正閑下來,而是繼續利用影響力,在受賄的道路上進行“末路狂奔”。

      由于有著豐富的經濟工作經歷,馬佩蓮受到某雜志社邀請撰寫嘉善縣工業發展故事。采訪過程中,不少企業圍著她打轉,爭相請她吃飯,馬佩蓮又找到了那種“眾星捧月”的感覺,虛榮心再次蒙蔽了她的雙眼。

      觥籌交錯間,企業提出的訴求她也滿口答應,通過向老同事、老下屬打招呼,一個個難以推進的項目成功落地,一項項破壞公平競爭的申請通過了審批。為此,馬佩蓮共收到“公關費”27.6萬元。

      膽子越來越大的馬佩蓮,還為嘉善某新材料公司在技改項目安評、環評、綠色工廠資質、高新技術企業評定等事項上提供幫助。作為回報,馬佩蓮瞞著組織在該公司的海外關聯企業擔任顧問,截至2020年11月拿到“顧問費”共計港幣129.65萬元。

      海外公司、海外賬戶,馬佩蓮自以為足夠隱蔽、萬無一失,正如這些年來一直懷著僥幸心理,以為能夠永遠蒙混過關??墒?,“貪念滋生引發的行為,終結惡果,受到紀律的懲處,法律的制裁已成必然”,馬佩蓮最終幡然醒悟,但悔之已晚。

           經查,馬佩蓮喪失理想信念,背棄初心使命,利用對黨紀法規的熟悉,處心積慮規避組織調查;違反廉潔紀律,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;搞期權腐敗,違規兼職取酬;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利,利用原職務影響力,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,非法收受巨額財物。2021年2月1日,馬佩蓮被開除黨籍。

           2021年9月24日,平湖市人民法院依法對馬佩蓮案進行公開審判。經查,馬佩蓮利用職務便利,為他人謀取利益,在職期間及退休后非法收受他人財物,共計人民幣559.3587萬元、澳大利亞元13萬元。同時,利用影響力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,非法收受賄賂共計人民幣27.6萬元、港幣129.65萬元。馬佩蓮因犯受賄罪、利用影響力受賄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95萬元。

     ?。闻d市紀委市監委)


    【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doZoom(16)">大
    返回】【打印】【關閉